这已经是最后一期了哦!

我知道了

2023年11月20日

上一期 下一期
第七版:文化
2023年11月20日

乡间的力量

□ 刘静

阅读量:175    本文字数:1123

我从小生活在乡间,极其普通的乡间。那里没有春雨江南的温婉,没有连天草原的广袤,也没有奇绝的地貌和深厚的历史底蕴。它普通得就像一株随处可见的小草,平凡得就像一汪毫不起眼的水塘。不过长年在它普通的身躯上生长,我的心里却长出了一道光。那道光让我即使身处黑夜也不曾慌张,那道光一直给予我最坚实的生命力量。

那句“一年之计在于春,一日之计在于晨”,不是我在语文课本上学到的,它是勤劳的乡间人从小就教会我的道理。三月间,天刚蒙蒙亮,柴门洞开,农人们就扛着锄头奔向他的田地,土狗兴奋地在他们身旁摇晃。他们在渐渐升腾的晨曦中播下种子,那种子里蕴藏着生活的希望。那希望让耄耋老人的腹内再无饥馁之患,让孩子的眼睛里开出了读书的梦想。

“万事开头难”,也是我在乡野里第一次干农活时就明白的道理。没摸过锄头,没扛过稻谷,一上手一上肩,手上顿生水泡,肩头必定疼痛。唯有在农活中在风雨里多历练几个来回,手上的水泡消了,生了黄茧,肩上的骨头担了重量,变得坚韧,才算闯过“开头难”。不啻农活,刚播下的种子、常年不拔节的竹林、白雪覆盖下的麦苗,它们在生长的初期都在默默蓄积力量,都在默默忍受困苦与艰难,留待着某一天冲破艰难,厚积薄发。

然而,乡村给予我的不只是或浅显或深邃的道理,还有四季分明的光阴。春日里,先下水的鸭子叫出了初春的第一声热闹,接着,芦苇芽儿宛若小宝塔布满河畔,门前的桃花、头顶欢唱的布谷鸟、田野里越来越多的春耕人,一起将春日的美好奏响在乡间的角角落落。夏日里,百花凋落,树却幻化出千百种绿色,在蝉噪火热的天气里,给乡野带去千百份层叠的阴凉,让贪凉的老者能在大槐树的绿荫下,摇着蒲扇给孩子们讲讲过去的时光。秋日里,色彩的绚烂成为乡间的流淌色,草间秋虫的“窸窸窣窣”在庭院田野河畔升腾,一地的落叶斑黄是乡野里的琥珀琼浆,成为土壤的天然养料。冬日里,枝头屋顶皑皑的白雪诉说着“瑞雪兆丰年”的喜庆,轻斜的炊烟里满是滚滚的人间烟火气,银装素裹的乡间到处暗藏着春日的生机。

周国平说:“一个人的童年,最好是在乡村度过。”他还直言:“农村孩子的生命不孤单,他有许多同伴,他与树、草、野兔、家畜、昆虫进行着无声的谈话。”对此,我深以为然。无论春夏秋冬,乡野里都藏着自然的深深静气,它仿佛具有巨大的魔力,令人沉醉其间。乡野孩子们踩着温软的泥土,闻着馥郁的田野香,走在乡间小路上,有的是时间看蚂蚁搬家、数夏夜星辰、听蝉噪蛙鸣,有的是时间看日升日落、嗅百花百草、听羊叫牛哞。在那里他们能明白许多道理,在那里他们能在四季流转中渐渐发现自己,在那里能锤炼他们艰苦耐劳又不愿服输的生命韧劲。

我深知,乡间是我生命坚韧的滥觞,也是很多人梦想悄悄萌芽的地方。乡间给予人的力量,是人一辈子都享用不尽的财富。







您当前使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,可能导致部分功能不能正常使用。
建议使用 IE9及以上版本,或 Firefox ChromeOpera等浏览器。谢谢!
现在升级 稍后再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