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已经是最后一期了哦!

我知道了

2023年11月20日

上一期 下一期
第七版:文化
2023年11月20日

冬来栗香浓

□ 周晓凡

阅读量:243    本文字数:972

 

“堆盘栗子炒深黄,客到长谈索酒尝。寒火三更灯半灺,门前高喊‘灌香糖’”。一句“灌香糖”,瞬间让糖炒栗子的香味从古代隔着层层光阴穿越而来。

在诗词的世界里,不管是糖炒栗子还是生吃栗子,都带着几分风雅。一声悠长的叫卖声,几颗圆滚滚的栗子,除了让人心生静好外,还会令人觉得万物生香。

可在我们寻常百姓的烟火里,栗子却增了几分平实和朴素。记得有一次,为一点儿小事和爱人吵架,不管他怎么说好话,我就是觉得委屈,坐在那里吧嗒吧嗒地掉眼泪。他心急火燎之时,突然就说:“别生气了,我带你去吃糖炒栗子,买多少都行……”

一听到糖炒栗子,不知道为什么我一下子就破涕而笑了。那一刻,脑海中不再有面红耳赤的争吵,只剩下黄灿灿的、飘着香味的糖炒栗子,一切烦恼刹那间就抛到九霄云外了。过后,爱人打趣我:“看来,没有什么比一袋糖炒栗子更能治愈人心的了,一袋不行就两袋。”

过后回想,我其实并不是馋那栗子的美味,而是每每想起栗子时,就总觉得生活也被它涂上了一层金黄,在弥漫着烟火气息的尘世里,随着那翻炒的大铁锅,不断地向外散发着温软的甜和暖。那股说不清道不明的幸福,就随着栗子的味道在心间荡漾开来。

要说栗子最能融入寻常人家的时候,还是在老家的饭桌上,婆婆那一道“板栗炆鸡”着实让人垂涎三尺。鸡是家养的走地鸡,板栗也是自家所种,都是纯正的乡味。虽然板栗和鸡看起来像是两个世界的食材,但相遇之后却能碰撞出新天地。

把洗净切块儿的鸡肉焯水去掉杂质,先炖上一个小时,之后再放入去壳的栗子,让它充分没入汤水。“咕咕嘟嘟”的陶瓷汤罐中,栗子如饥似渴地吸收鸡肉的油水和精华,鸡肉也浸入栗子的香甜,两者相融,简直是天作之合。炆好之后,夹一块儿鸡肉入口,鲜香无比,肉质软嫩;挑一个栗子品尝,软软糯糯,带着点醇香;喝一口汤水,层次丰富,颇具特色。

婆婆说,栗子和鸡肉都是温性,可以补虚、健脾、暖胃,这两者搭配很适合冬季进补,小孩和大人都适用。所以,她每年都精心照看板栗树,也从未断了饲养走地鸡,丝毫不嫌麻烦。所以每次离家,我们的行李中都少不了家乡的风味。

我常常在想,或许很多时候带给人幸福的并不是食物的味道,而是那种带着温暖和甜腻的气息。就像甜甜糯糯的栗子,不管是糖炒,还是炆鸡,一入口就会给人某种心理上的满足,这大概就是岁月的温度。

人间烟火在,冬来栗香浓,那蕴藏在栗子里的甘甜与绵长,便是扯不断的世间情。







您当前使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,可能导致部分功能不能正常使用。
建议使用 IE9及以上版本,或 Firefox ChromeOpera等浏览器。谢谢!
现在升级 稍后再说